ヘ(・_|暗中观察粮的关大耳

只想吃粮,不想动手

[酒鱼]平静如水 上

遥.不要阻止我抽烟.秋:

平静如水


给我那emmmmmm
  
算了一言难尽,死不填坑的妹妹整理一下。
  
含膑庄膑(师生情),瑜乔


………


 

      倾盆大雨中一个少年坐着牛车在错综复杂的小路上前进。稷下到青丘没有大路也没有驿站他只能绕道走。
    
     
    大雨还在下路上的泥水溅了他一身。他却还低着头无精打采的牵着缰绳慢慢走全然不顾自己身上的泥水。路边的野花上停了一只幽蓝色的蝴蝶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立刻下车跑向那只蝴蝶“老师是你吗?”
  
  
  那只蝴蝶好像感觉到了他慌忙向远离他的方向飞去。“老师我是伯灵啊。”他大叫道。可蝴蝶还是飞走了他残疾的双腿追不上那生灵。
  
  
   听老夫子说在稷下被青丘攻打时他那个失踪的老师突然回来了用自己所有的灵力强化了结界却搭上了自己的命。想到这他想哭了,他连老师的遗容都没看就被推上牛车。
    
   
      “明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啊!”少年身后一人说道这个声音把他的飘远思绪拉了回来。“孙膑啊你是去青丘的吧?”那个坐在马车上面的人问道。
   
   
      “是的。”孙膑回答道。
   
 
       “你的牛车太慢了你做我们的马车吧。”刘邦说道“客观的来说我是个好人。”。车里的张良也让出了个位置。
   
    
     “谢谢了。”孙膑说着坐上了车。不久雨停了韩信牵着缰绳吧他的牛车托给了路上的一个的农户。
  
 
       刘邦见孙膑不说话便想逗逗对他说“你帮我看看雏儿防着他偷那农户的东西?”当孙膑想探头看时,张良就先跑了出去还边跑边喊到“韩言重,你把我的书还我!”
  
   
      “言重先生他还是不改这坏习惯啊。”孙膑说道。他把头探出了小窗看向在玩你追我追到我就把书还你游戏的韩张二人。看着张良的背影他又想起了那个人。
  
   “老师”他终于忍不住了,泪水模糊了双眼。
  
  
   “你别哭啊虽然明天是你老师上山的日子,但你要参加的是青丘王的大婚。”刘邦道。孙膑哭的更厉害了。
   
  
     “君主这样不好。”终于用狗链抓到韩信的张良黑着脸说道,一路无话。
   
   
      到了青丘孙膑和刘邦他们告别了。因为他来的目的和他们不同。他是来议和的,青丘和稷下持续了几千年的冷战和热战将要在这几天结束。这是他的任务。
  
  
   虽然青丘之王李白十分不待见他。但是青丘的长老对他提出的方案表示支持。
  
  
       “王他是在和你们呕气了。你不必要这么在意。”一个长老安慰孙膑道。
   
  
   “我们也倦了也想停了。”孙膑苦笑道。
     
  
   “你们的王是因为我们射杀他的军师才这样对我的吗?”孙膑压低了声音问道。
   
   
      “他就一贱俘没有脸让我们的为他生气。”一个暴脾气的长老气愤的“只有点小聪明的人算什么军师。”
    
  
     “你说什么?”孙膑道,他好像生气了因为他不理解“贱俘”这样的称呼“众生本就平等你们这样说过吧。”
  
   
      “哼被稷下教出来的书呆子。你还不知道他的来历吧?”一个长老冷这脸对他说“我告诉你吧。”
  
  
     那天青丘派重军攻下了梁城还俘了一群人,那个人就在其中。年轻气盛的青丘皇子玩心大起,随机抓了十个战俘来练弓箭。
  
  
   其实不算随机因为他们还需要一部分战俘去当苦力。而那人瘦瘦的,病怏怏的,看起来脑子还好像有毛病,官员就把他选了上去。
  
  
  那时还是青丘太子的李白玩心大起。但他觉得只射一些等死的人太过无趣,就对被选中的战俘说“你们有十个人,而我有十只箭。如果我射完我的箭,还有人活着。我就给他一个官职,让他不再是人畜。”
  
  
    这话一出人群就瞬间炸开了锅。除那个人外,其余的战俘都开始疯狂的找掩体,只有那人还呆呆的站原地。
   
  
   李白第一箭就射杀了跑最快的人;第二箭送走了一个跳入河中求生的人;第三箭,第四箭,直到第八箭没有任何问题的射向那些移动中的战俘。
  
    然而要射第九箭时一个人躲到了树后面,太白就把箭指向了那人,那人却用平静的双眼看向他,这让李白有点心慌。
  
  这时那个躲树后面的人,脑袋探了出来,李白立刻一箭中了他的头。
  
  那人是最后一个李白看了看他,他还是毫无惧色平静的站在原地。
  
  “呆若木鸡”李白自言自语道。便十分随意的搭弓,都没拉满就向那人射了一箭。
  
   可那呆瓜看他一放箭就迅速向他的右侧到下去。因为弓没拉满,箭的速度不够快,只能从那个人的发角堪堪擦过。
  
  
    那个人也因为猛地向右倒把自己磕的头破血流。不过那个人也不像是等闲之辈,至少这脑筋会动。
  
  那时李白还在气头上时他没有爬起来为自己的新生感到高兴而是保持了一个下跪的姿势。平静的说“谢主不杀之恩。”他就这样到了李白身边做事。


  
       长老说完了故事还不忘加一句“那个人心机真重。”
   
   
      孙膑他看不惯了冷冷的讽刺道“如果是你们,是不是要被射死了。”这显然不是开玩笑。
   
   
      “公子说笑了。一介贱俘又如何和我们相提并论了。”一个和气点的长老假笑着说道。
  
  
   孙膑生长在稷下,那个追求平等的地方。在那男女老幼没有贵贱之分,人生而平等,所以他厌恶,那些皇室贵族的层层分分,也不想懂什么三六九等。但是青丘是什么地方孙膑他知道。
     
     
      在他儿时,他的那个一天要睡三分之二的老师。喜欢带他去钓鱼,这是他们师徒二人最惬意的时光。
  
  
  但有时候会来一些穿着华丽衣裳的人他们对他的老师十分恭敬。还塞给他一些小玩意,老师总是阴着脸要他还。
  
  
   他那时也不懂事就问,老师为什么。回答总是一句“外面的东西你不懂。”
  
  
    老夫子告诉过他,老师是个没落贵族的后代。他为了逃避世俗才来到稷下。那时他还小不懂,后来年龄的成长带来精神上的成长总是痛苦的。


  
   随着他的成长,老夫子就开始和他说官场凶险,人性本恶。但是庄子总因为这事和老夫子理论。“他对我太好了。”孙膑自言自语道。
   
    
     “公子你刚才在说什么?”青丘的太后和李白从一扇门里走出。
   
  
     “只是想起了一位故人。他……”孙膑随口一说,他立刻就反应过来。他说错话了!这种日子不能说这种晦气的话,马上改口说道“在这里人们,都像那个人一样对我好。”
   
     
     “哈哈哈,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啊。”太后笑着说道。孙膑只是陪笑刚才太险了。“玉珠啊所有宾客的房安排好了吗?”太后问向一边的女婢。
   
  
  那个女婢看了孙膑一眼那眼神使他难受。那个女子用谄媚的声音说道“哦,太后娘娘啊因为皇上大婚来客太多了好像没有空房了。哦不还有一间空房就是那个贱俘……”
  
   这时李白本来就带点敌意的眼神变的充满了杀意。好在不是瞪孙膑,而是瞪那个女婢。吓得那个女婢连忙躲到了太后身后。
   
   
  “谁也不能住那里。”青丘王李太白生气的说道。好像在宣誓那是自己的东西一样。
   
   
     “太白别胡闹。孙公子你就住那个录书官的房吧。”太后用和事佬的语气说,但是表情中明显有一丝邪笑。大臣们也应和说好。孙膑虽然知道那是一个他们杀死的人的房间但是没办法只能答应了。只有李白一甩头离开了这里。
   
   
     “这孩子真是的。都快结婚的人了还这样。”太后不满道。
    
   
  “说不定结婚后就不是这样了。”一个长老说道。太后和长老聊了起来孙膑就先退下了。一个好心的童仆把他带到了那个死人的房间。
   
   
        负气的李太白跑到马场边散心。他看着这没有月亮的天空,想喝口酒才将自己的酒葫芦拿起,就记起太后以他明天就要结婚为由扣了他的酒。


  
    想到这心里不是一般的烦躁。“该死的稷下三贤,该死的庄周。他们都该死。”他一个人在宽广的草坪上大吼。这时的他不像青丘的王,可笑的是他从来都没有像过一个王。说出来可能没有人信,他的王位是靠那个人,那个把权谋发挥到极致却不要任何官职财宝的人。“周本无情之人。”树下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
   
  

  
   小童仆将孙膑带到那间房门口就要走了“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孙膑问道。
    
    
     “那人还没死七天,这里可能闹鬼。”那个童仆说完紧张的开溜了。
 
  
  奴仆刚跑孙膑的腿就软了。他年纪还不大,正是怕鬼的时候。恐惧感爬上了他的心。“管不了这么多了”他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推开房门。
  
  
   这间房里的陈设十分朴素和华丽的青丘皇宫完全不同。里面只有几件木器,木床,木桌,木椅和一口大木箱。居住在这的人生活习惯好像一切从简。木箱上的衣服布料连刚才那个童仆身上的一半。被子是白色的没有染过但很香。桌上的杯子也是最普通的白瓷和皇宫里的彩色琉璃杯完全不同。
  
  
   他真是那个不择手段的冷血军师吗?孙膑看着这间房内的一切不由问自己这个问题。
    
   
       这时稷下拒绝了乔婉来奔丧请求。理由好像是这是庄周他的遗愿。乔婉很伤心,但这能怎么办了。青丘王的大婚也邀请了她和周瑜。可他们都拒绝了只为来看看庄先生,参加他的葬礼回忆一下那个平静如水的人。
    
   
        “婉儿如果你伤心的话就哭吧。我在这。”周瑜抱着她小声说道。“哇”乔婉哭了出来,周瑜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旁的钟无艳和廉颇看的也十分心痛。
   
   
      “我们本打算去青丘的,可因为先生近日要入土为安。我们才来看最后一面的。无艳姐你能否通融一下。”周瑜的对他们说道。
   
 
     “算了看在阿婉是在稷下长大的。你们去看看吧!他在净水阁。”无艳心软了。
  
 
  “那多谢了。”“谢谢无艳姐”说完他们立刻走向灵堂。
    
    
      路上十分安静。小乔走在前面因为周瑜不认路。“我在这里读了这么久的书,才知道有这个地方。”周瑜说道。  
   
  
     “周瑜大人,这很正常。你那时在一心一意的读书,不会有闲心在后院的荒山上乱逛。”小乔说道。
    
   
     “也对。”他这时本想笑一下那时的自己,可是他笑不出。“我们到了周瑜大人。”小乔颤抖的说道。
   
   
       那是一个小阁楼被白布装饰了一番。一个大大奠字花圈摆在门口。里面只有两个人墨子和老夫子。老夫子他一只手摸着棺椁,另一只手拿着他的灯。苍老的脸上还可以看出泪痕双眼也哭红了。墨子他也脱下了他的铠甲双手抱头的坐在那,他好像不相信这是真的。乔婉看到这场景刚刚收回的眼泪再度涌了出来,她“扑通”跪下棺材前失声痛哭。周瑜也给他磕了几个头。
    
   
      “我们好不容易支开伯灵,没想到你就来了。”老夫子总有点沙哑的声音说道“阿婉你别哭了我想他如果在肯定不想有人因为他哭的这么伤心。”
    
   
     “明明只是去梁城议民生之事。结果一去不复返啊。”墨子痛心疾首的说。
  
  
   “这么多年每天伯灵都早早起来坐在大门边等他。我们去一个地方就找一个地方结果……”墨子的手抓的越来越紧。乔婉的泪水止不住的流着。
   
   
     “今天时候不早了你们去睡吧。客房在迎风楼。”老夫子对周瑜说道。
 
   
   “那告辞了。婉儿我们去休息吧。”周瑜带着小乔走了。留下三贤在那里。
    
   
       到了客房的周瑜夫妻打开了客房的门。稷下的客房十分朴素和东吴的周府差远了,墙面漆因为年久失修有点脱落看起来有点可怖。颇有陋室铭的感觉。
  
  
  乔婉把自己的睡衣换上,稍加洗漱就钻进被窝了。周瑜把窗户关好后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才宽衣上床。把那个娇小的人拥入怀中。那人也抱紧了他。
   
  
  “婉儿现在与你离开这里,隔了多少年?”周瑜摸着她的头问。
   
  
      “太久了我记不清了。”她回答道。“不过我小时候好像是住这的。
  
    
  “哦,你小时候一个人住这啊。”
   


      “可不是吗,但是无颜姐喜欢讲鬼故事吓唬我和别的小孩加上这晚上冷清的吓人。搞得我们每晚都做噩梦,好在庄先生他会来给我们织梦……可是他不在了。”这声音染上了哭腔。
  
  
  “没关系的我在。”
 
 
  “谢谢,你周瑜大人。”二人抱得更紧了。
  
  
       深夜冷风从窗户的缝隙中灌了进来吹醒了乔婉此时的她有点想上厕所了。一边的周瑜睡的正熟,虽然她有点害怕一个人去茅房。但是想到这些天的舟车劳顿,她不忍心打扰这个人的睡眠。便一个人披了件大衣就出去了。走在儿时常走的路上一阵阵夜风听过让她有点怕。
  
  
   “先绕过水池,后穿过竹林就到了。”她回忆着路。这时竹林里幽蓝色光吸引了她的注意。那光来源于一间房子庄周的房子,房子里有争吵声。乔婉就跑过去趴在窗口偷听。
  
   
  “就算子休能原谅你我也不能。”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你如果早点说也许就能找再事发之前找到他。如果你不听信那些谣言。……如果我不去追那个刺客……太多如果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子休的葬礼为什么办成这样,我……我可以为他把这事……”
  
   
     “你够了!他遗书上面交代清楚了他不要什么死后的好东西,你留着自己用吧。”
  
 
  “他……他写了什么他还是不……”
  
  
     “你住口他不要兴办丧事 ,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的死因。我们对外面说的都是因为他的遗愿。”
  
  
  “他不想指出我。”
  
 
  “休子真傻啊。他居然对你这个杀人犯仁慈。”
  
  “他不是,我……”
  
  
  “如果不是你他也不会死。”
  
 
      趴在窗口的乔婉听着吓到了,向后退了一步就转身就跑。那两个人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她。刚跑出了竹林,她就撞到了一个人。
  
  
  “阿婉你在这啊。”慈眉善目的老夫子抱着被子温和的看着她。“这天气冷了我给你们送被子来了。”
  
  
     “夫子您说先生是怎么死的?”刚才听到的话如同针一样扎着她的心。
  
 
    “阿婉!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温和的老人的语气开始变得严肃了起来。“外面不是说了吗?他是为了保护稷下耗尽灵力而死吗?”
  
 
     “那阿膑呢!他最喜欢庄先生了,不会连他的葬礼都不参加吧?”
  
 
  “是我们故意把他支开的。”
  
 
  “为什么?”
  
 
  “这是为他好。你别问了,我知道你明白了什么!真相就让他和子休的遗尸一起埋入土里吧。”
 
 

  
      听到熟悉声音的太白一路小跑,跑到了那个人偷懒时最爱的睡的树下。但那里没有人。是他幻听了。这是远处跑来一个人。
  
   
  “陛下太皇想见你。”一个奴婢跑到马场边跪下对李白说道。
  
  
  “我不想见他。”李白大吼道。
 
 
  “可是……”
  
 
  “滚!!”
 
  
  “奴婢告退了”那个下人立刻就跑了。
  
  
      那个老狐狸想干什么,与他无关。因为那人早帮他架空了老家伙的权力,现在他才是青丘的王。
 
  
  一开始派刺客去刺杀那个稷下贤者,然后把锅甩给他,让他被稷下点名就算了。最后还逼他出兵攻打稷下这还不算过,最过的是那老鬼还逼他的军师立下军今状。“是他逼死你的,子沐没关系我会为你报仇的。”他自言自语道。
   
 
      说真的,李白一开始并不喜欢那个让他颜面扫地的人。可是稍稍攀谈后有觉得他人很不错,就是迷糊了点,不对,不止一点!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说来也好笑他自称自己为周,问名是什么,字为何他都不知道。万幸在他的外套里有一封信上面写有子沐收。他才有个正式的名。
  
  
   有人说他是装疯卖傻,也有人说他是害了什么病,总结一下就是脑子有病。他除了爱偷懒外就是,老流鼻血和动不动就头痛。自己找了许多医生都没办法治好他的流鼻血和头痛。
   
  
  他最迷人的地方是他的脑子,那家伙聪明的不得。了其次是他的模样了。他长的十分女气洁白的皮肤,柔和的五官,不长胡子的下巴,远看还以为是谁家小姐,金色的瞳孔暗藏玄机。清瘦的身形显得他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仙人。
  
  
   他得确不爱什么人间东西。想着他的模样如烟往事从他的眼前晃过。 “哈哈哈哈哈,老狐狸我会好好对你的。”他在那里大叫道。
  
  
       孙膑看着这间和整个青丘格格不入的房间尽然有一种熟悉感。他也没有这么害怕了。时候不早了,他把自己的行李放在了那个木箱上。稍稍洗漱他就躺在了床上。本来十分劳累的他应该十分容易入睡但他却怎么也睡不着。
  
  
   和老师的往事爬上了他的心头。小时候因为怕鬼他晚上一个人去茅房时被不知名的小动物吓得直接尿了裤子。他那时太害怕了就跑到了他老师家。那个人被他吵醒了听完他的‘遇鬼’经历后强忍睡意给他烧水洗澡给他找一件合身的衣服。
  
  
  想到这他的泪水止不住了。那天晚上子休抱着他带他入梦那个梦是无比的美好。先生是那么的温柔使他迷恋。不是温柔的人世界不会亏待的吗他的先生为什么,就得不到世界的恩惠呢?
   
  
      记忆中梁城的太守因为以权谋私,使得那里民不聊生。但是那里是军事要地,使得这个问题十分难解决。他们的相国去哪里都无济于事。所以他们才来稷下找先生的。
  
   
   先生离开那天自己还托他带一本《山海经》给自己,他还答应了乔婉给她带一个新的九连环,还有老夫子和墨子的土特产这根本不像是将要永别的场景。
  
  
   两国交战都不斩来使,更何况是友邦了。所以他听到先生死的消息时,都不信还每天一大早就去门口等先生回来。但是但现在尸体都找到了。他本存的一丝希望都破碎了。
   
   
     他想着反正也睡不着不如去看看书吧。这时一个人敲开了他的房门。是张良,他来找孙膑是因为这伤心的孩子把一件披风忘在他们的马车里了。“这披风是你的吧?”张良问道。
    
   
      “是的。夫子说这是稷下唯一拿的出手的披风了。也是老师的遗物。”
   
   
     “庄周先生的东西?这可是上等紫貂皮啊。你那个穷到找人借米度日的老师有这么好的东西?”一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刘邦说道。
  
  
  “项羽那家伙曾经和我说过,他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就是到稷下以前。一家人没饭吃,但项羽用十万金请那家伙做官他都不去。”
   
  
  “君主你是不是不怕狗链了?”
 
 
  “雏儿我来找你了。”刘邦立刻开大跑了。
   
  
  “你的老师是个特殊的人。”张良回头对他说道“还有他的死好像不简单。”。
  
  
  “你说什么?”孙膑震惊了。
   
  
  “他如果真的是灵力用尽死的那谁能认出他的尸体。灵力用尽的人尸体和干尸一样加上他失踪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从衣物上看出。”
  
  
  “你这样说好像有道理。”
  
 
  “这披风是青丘贵族才有的。你老师不可能有。”
   
  
  “夫子他骗了我。我老师可能没死只是他们认错人了。”
  
 
  “不!不是我打击你,他一定死了。但是他可能是一个奇人。”
  
  
  “你知道帮青丘王李白打下江山的人吗?”
   
   
  “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了。他可是破了墨子先生的攻城器的人,那时墨子先生还在下游挖水井了。他还在鲁城阴了夫子一回差点让夫子成战俘了。不提他的‘丰功伟绩’了”
   
  
  “他可能是你的老师。”
  
 
  “你为什么这样说?”
  
 
  “你的老师是墨子和老夫子教出来的只有他们教出来的人才可能打败他们。我刚打听过了你住的那间房主人叫周子沐。当然这只是推测而以。”
  
 
  “不可能!我老师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才不是那个冷血动物。”
  
 
  “哦是吗?我不会说话有些事可能过了你请见谅。在你记忆中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好奇了。”
 
  “哦。”
   
 
      儿时美好的回忆无需杂述。记忆最深刻的无疑是那次。瘦弱的他不爱运动所以没有太多朋友。那天当田忌遇害是他是绝望的,可笑的是那个晚上天气十分好他被压断了腿,虽然连着膝盖却在没了知觉。他是躺下的面对这星空,他发现自己是多么渺小一文不值,那时他哭了没有嘶吼,特没有疯狂,眼泪就在脸颊默默滑落。


  
  “那时我还以为我会死。”他小声地说道。“是他找到了我。”
  
 
  “他救了你。这只能说他对你好。”
  
  
  “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他是一个珍重生命的人,他和墨子和老夫子一样不喜欢战争。”
  
 
  “哦。时候不早了,我先告退了。晚安。”
  
  
  “晚安”
 
 
         张良这一席莫名奇妙的话使他有点蒙。他拿这那件披风回到房里。冷血动物吗?听张良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他还是不能把这两个人联想到一起,可是想着想着就像了。在他记忆中那个人无时无刻不是一种温柔淡定,平静如水的样子。
  
  
   但那种平静让人感到了有点陌生,他不敢想如果自己不是他的学生会如何对自己。想到这他不由心痛“我是那么的喜欢他,他却只把我当他的学生。”
  
  
   他关上门把自己和外界隔开外面灯红酒绿,五光十色而里面只是一片洁白安静的过分无边的空虚将他淹没。
   
  
     他看着手里的披风想把它放入包里,却望见了自己包上的泥水染脏了木箱。不知道有没有浸入里面。当他把箱子大开检查时,里面的东西使他哭着把这个房间翻个遍。



  
      太白躺在树下,好像这样就能听道那个人的声音。这可是他最爱‘躲’的地方。他可能没有死只是躲起来了,躲到了自己找不到的地方。毕竟他的尸体自己都没看到。可能是稷下那帮人把他关起来了,可能是他在乱斗中逃了,只是怕他被军法处置所以躲起来了,可能是……。
  
  
   “你这么爱骗自己吗?”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了那个人的声音。不过他不能在玩味式的回答什么了。“是你骗了我。”
    
  
      那次他和稷下机关术大师墨子对战,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攻破那城。但他还做着没有收入的付出这样死耗了三个月。
  
  
     他的谋士都劝他退了,可是他为了自己的那一点骄傲,一直骗自己说自己攻的下。那人那时还只是一个录书官,他看到了士兵苦不堪言的样子跑来对他说到这句话。
  
  
    李白那时喝了点酒把气都撒道他身上对他大叫“你还心疼别人,你明明就是一个废物还心疼别人你有点用啊?你帮我攻下这城啊?吃白饭的傻冒。”可那家伙却咬牙说道“我有一法可以助你攻城。”听到这句话时他才被酒麻痹的脑子一个机灵。“说快说。”那是他立刻就兴奋了。
  
  
    那个人用一副好像做了伤天害理的事的表情说道“你的敌人他牢精良的机关防御你。可那是守城之器攻击性不强。”
   
   
  “废话少说。”
   
   
  “我们在下游他们在上游¨”这是他们的劣势李白明白。
    
 
  “如果是要我去上游在水里投毒的话你就滚吧。”
   
 
  “在下游筑坝。”
  
 
  “这有什么用?搞笑!”
  


  “修完后只要两个月那城就是你的了。”
  
  
  “我等不及。”
  
 
  “你不是已经打了三个月了吗?你的谋士都在找速攻之法可是那机关不是简单的东西但也只有那几台。我们只要加速他的消耗就好了。只弄坏一台他们的士气就没了。”
  
 
  “那你去弄坏啊。”
  
 
  “好,你筑坝两个月后我就帮你。”
  
 
      两个月后结果因为筑坝他的军营都改地了。但他们有开始了新一轮的交火。他把那个人带在身边。不过他那法该有点用他们的战场都成了烂泥地了。人走起来都有点难更何况是笨重的机器了。
   
  
  “你这法还有点用吗?”
  
 
  “好戏在后头了。”
  
 
      潮湿的天气使那里的士兵都脱了铠甲。他们的火箭也因为潮湿点不太燃了。他的大军的人数上的优势越来越大但那几台可恶的机器还是使他无法攻下。
  
  
   “就是这个时候。”他听见那个人大叫道。那个人说着就提起了一把铜剑向那几台机。想到这子沐从千军万马中穿过的样子嗯很帅。那天他脚下扩散来的蓝色水波使敌军无法靠近他。他飞速穿过箭雨和泥地,脚踩到的淤泥之上,却没有染脏他的身躯。他周身的蓝光让他宛若神灵不惧箭雨。流箭擦伤了他的皮肤,割下了他的丝发却没有射中他的要害。
   
  
   他跑到了一台机器之前用铜剑砍开了它的一块几尺厚的木板。是的是水气软化了那硬木。然后他理所因当的把里面的驾驶员拖了出来。后面的步兵一矛送走了那个驾驶员。不出所料他们的士气大增。别的器机的驾驶好像受了什么刺激都弃车而逃。那座城被李白收入囊中。
  
  
  “你为什么知道驾驶在左边。”事后李白问他。
  
 
  “我记得。唔¨¨”他突然头痛起来“我猜的。”他改口了。
  
  
  “明明知道那机器的弱点为什么还要我筑坝了。水汽和泥地的做用可不大。还有点多于。”
   
  
  “为了支开墨子,他们看你三个月都攻不下城定会骄傲。我们阻断了水源使下游缺水,墨子那种兼爱的性格一定不会不管的。他和他的学生走了真正懂机甲的人就没了。我只要打坏一台他们的信心就没了。唔好痛!剩下您自己体会吧。”
  
  
  “你好像很懂墨子啊。”
  
 
       他的鼻孔里就开始流血了拿只碗接都嫌小。那时他们俩人为了止血手忙脚乱的样子直是好笑。
  
  
      回忆着回忆着他突然想哭了。
   
 
      庄周的年龄是稷下三贤中最小的小到可以给墨子当儿子。他少年时聪慧过人剑术超群还有入梦化虚为实的能力。无疑他到稷下时是被墨子和老夫子二人厚爱的。“他是个优秀的孩子。可惜了他不愿入世,却被世俗深害。”老夫子说道。“阿婉啊你无论知道什么你都不要说。”
   
  
  “夫子这是为什么?”
  
 
       这时老夫子说出了她小时候从听过的那句话“弱者被世人怜爱,强者只能忍受着世人的伤害为自己擦泪。”
   
 
  “那子休先生是强者还是弱者?他是被世人所杀吗?”
   
  
  “也许吧。”他不能说出那句他是为怜爱强者而死。
  
  
  “夫子厕所在那?”小乔终于记起来了她干什么了。 
  
  
  “你这丫头,老地方啦。”
  
 
  “谢谢!” 
  
 
      乔婉走后老夫子老夫子对草丛说道“你出来吧。”那个一身蓝衣的人走了出来。“你不要在执着那事了回你该去的地方吧。”
   
  
      那个人用幽蓝的兽瞳看向他。“我不。”
   
  
      “你只要明天不闹出岔子就好了。”
    
   
      稷下的夜晚还是一样安静。安静的让人坠入虚空。明天一切都会结束。什么秘密都让他埋入土里吧。
  
  
   老夫子想起他们的初见那时他了就知道了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越是平淡定的人,痴迷起来就越发疯狂。他的死是他自找的怪不了谁。
   
   
      妲己是明天的新娘这一天她等了好久。她是多喜欢她的李白哥哥。可惜她现在不能去见他毕竟规矩不能坏。可她还是相见他就偷偷跑到寝宫。
  
  
    但那里没人她扑了个空。她只好在宫里瞎转当她经过那怪人的房间时她听到了哭声。她忍不住好奇心进去了。
   
  
      里面被弄的很乱。床单都被翻过来了。“你在干什么?”她不由对那个少年大叫道。
   
  
  “李白在那?”那个满脸泪痕的少年问道。
 
  
  “他可能在马场吧。他一有事就爱往哪里跑。”她下意识的回答道。
  
 
  “马场在哪?”那个少年对她吼道。
 
   
     她还是回答了。那个少年就跑了“你去哪?”她问道。
  
  
  “马场。”那个少年下就跑的没影了。
   
  
      这时她才注意到那里有多混乱。沾满泥水的箱子里是一堆不同版本的《山海经》每一本上都写着给伯灵。边上还有一些特产和几个小孩子玩的九连环。桌子的每个抽屉都被打开了。里面的信件都被翻看了。桌子上的笔筒和毛笔都没放过。
  
  
  这可是那个怪人的房间啊。他如果还在的话会不会生气了。在妲己的记忆中那个家伙是个闷葫芦。喜行不于色 冷漠的可以对所有人都一副寡淡的样子。
  
  
    不是她对那个人有偏见才叫他怪人的。他是真真实实怪人。有一次她和李白哥哥一起去出游不知都为什么带上了他。他们玩的太开心了和侍卫分开了。
   
 
    当在山里骑马是他们看到了一匹狼在追一只兔子。她立马叫了她的李白哥哥不由分说李白架上弓箭瞄准了狼。那家伙见着情形一把抓着了弓上的箭说道“不可。”霎时间狼咬到了兔子。兔子成了盘中餐妲己看的伤心的不得了。立刻质问他“为什么不可?兔子好可怜啊。”
   


  李白也问他这是为什么?
  
  
  “弱者被世人怜爱,强者只能忍受着世人的伤害为自己擦泪。这样公平吗?”那个人说道。“狼吃兔子本天经地义我们却因兔子体型小而违背自然之道。不好吧。”
  
 
    李白听了倒是陷入了沉思。可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不杀了那狼?如果我们不保护弱者那他们带何去何从?”
   
   
       那个人反问道“如果我们只帮助弱者,那这个国家的强者不都像那狼一样死光了。那谁来抵御外面的狼了?”这只是一件小事他就说了不知道多少奇怪的话。真是怪人。


  五
   
        夜风吹过草丛沙沙的声响听得人头皮发麻。快入冬了天气异常的阴冷加上南方换季的时候的小雨不断给人有一种悲凉的感觉。“这就是悲秋吧。”
  
   
   不知何时来的诗兴太白想写点什么,就写那场夜袭吧,那场象征着永别的夜袭。这时拿出了自己的随身带的笔墨。找了一个干的地方铺上纸。


      才过几天记忆告诉他那时,和今天一样的晚上大雨刚过。那个人头上的绷带还带着水汽,他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他的眼神多了几份坚定和决然。视死如归吗?也许吧。
  
  
   上次攻打稷下时,李白的大军被那个庄周留下的梦域堵的寸步难行。还中了钟无艳的伏击,他为了保护自己从马上摔下来头先着地。摔的那时李太白差点以为他摔死了。
  
  
  万幸那是泥地,没让他摔死可也摔的不轻,他昏了两天才醒。想到这李太白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他那时为什么不死。如果他死了尸体至少还在他手了他们至少可以埋在一起。没有酒他古怪的念头反而更多了。
  


     “和一个男人埋在一起你当是拉他下去暖床啊。”李太白对自己可笑的想法开了个玩笑。不过他如果是个女的还多好。
  
  
    思绪越飘越远想的也越来越多他忘了自己是想写夜袭了。他的一颦一笑仿佛刻在李太白脑子里。李太白自己从未如此想过一个人。他都死了几天了,他才死的时候自己还骂他没用。
  
  
    可是现在一想到他却心痛不以。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在写东西本来应该是一篇描写战争的文章,却被他写成了一篇悼文。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人是不会珍惜的,哪怕那个东西成了他心目中重要的东西。但是失去是却是一样的心痛。
  
  
    他昏迷的那两天李太白没有睡过一次好觉吃过一顿好饭,一有时间就往他的帐篷里跑。连那几天稷下的防御弱了都没有关心。他昏迷的样子很漂亮,他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个人长长的睫毛,有点泛白的薄唇很美。
  
  
    李白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那个人的。好像是他战胜墨子后那个皎洁的笑,又可能是他在千军万马中那个从容淡定的眼神,或是他逛庙会时在灯火阑珊处的回眸。总之那是一个让人怦然心动的瞬间。可是他现在死了想这些有什么用。这时的他想喝酒一醉解千愁多好。文章写完了他把纸揉成团胡乱塞到衣服。
 
   
      远处又来了一个人看的出那不是青丘的人。是孙膑那个稷下的少年。他一副要和李太白拼命的样子。孙膑冲上去就是一顿打,然后被李太白打趴。
  
  
     李太白看到他的样子十分不爽“小子谁给你的勇气来打我啊?”李白问道。
    
   
  “我还想问你那来的勇气行刺稷下三贤,你那来的勇气胁迫庄贤者……”孙膑反问道。
   
  
  “你胡说。”李太白大声说道。
   
   
     “我没有。是你逼我老师帮你攻城掠地的。我老师是好人,他不会为了打赢一场仗去火烧粮仓。不会为胜利堵住河口。不会……他不是坏人。”孙膑像小孩子一样哭了不对他就是个小孩。
   
  
  “你说什么?”李太白听糊涂了。
  
   
    “我的老师被你害了。”少年大声叫到。“你的军师是我的老师,稷下三贤之一庄周。”
   
   
      孙膑一字一顿的说道。字字穿心。“庄周字子休又称子沐。”孙膑补充道。
   
   
  “我早该想到了一般人不会这么聪明。”李白自言自语道。“可他自己好像不知道自己是谁。”
  
    
    “你在说什么?”
    
   
     “你说的一切都是你的老师干的我没有胁迫他做任何事。”
   
   
     “不可能。”
     
   
     “他忘了他是谁。流鼻血和头痛是因为头部受过伤。”李太白的表情变的很奇怪。“他从马上摔下来记起了一切 他到了稷下应该没事了。他是怎么会死的?”


     真相只有去一趟稷下了。“喂,姓孙的你想知道你的老师是怎么死的吗?”
  
 
  孙膑说道“我想。”
  
   
  “那你带我去稷下。”
  
   
  “就这了吧,鲲你觉得了。”老夫子指着一块地对身边的蓝衣兽瞳青年说道。那个青年看了看那摇了摇头他的目光移向竹林深处。
    
    
  “他喜欢安静的地方。”鲲说道。
  
   
  “那你找一个好点的地方吧。”老夫子说道。“我去灵堂守灵了。”他说完后就转身离开了。留下鲲在那独自忧伤。
  
   
       他穿过竹林来到一条小溪边。那块他长坐的大青石已经长满青苔,一边的插着的鱼竿上,爬了小藤蔓。用来装鱼的桶里面,已满是脏水和淤泥,只有小溪里的鱼还和原来一样自由自在的游这。
  
  “他说的对啊鱼在水里游这是快乐的。”鲲自言自语道。“至少比我现在开心。”旧时他和他的主人喜欢在这里偷闲一个钓鱼,一个游泳,有时还有一个小孩在一边抓蝴蝶。
   
  
    他曾想过要是一直那样还多好可是事与愿违。他不曾想那个钓半桶鱼还嫌多,要放生几条的梦幻逍遥。会被人传成想要当大官,唯利是图的小辈,还因此被那个当官当傻了的人谋害。


      他用布把青石擦干净后坐了上去,那石头冰的腿麻了。石头凹凸不平,整的肉疼。真不知道那个人是有何等的淡定,才能在那坐一整天。
  
  
    他调整呼吸仔细的看着这里这个他生活了许多年的地方。不远处是他房子的后院,里面的本长着他喜欢的花到现在满是野草。这一坐他差点忘了他要干什么了。他起身四处张望溪对岸的一块平坦的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就那吧他想着。
  
  
  这有他喜欢的风景有他常用的鱼竿,有他认为快乐的鱼陪他多好。他就埋那吧。虽然他自己说玩直接天葬了,可谁忍心看他被乌鸦啄食呢,看他漂亮的面容在时间里腐化!
  
  
    找个地方埋入土里,这样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和他聊聊天,扯扯谈在清明节还可以给他插花。只是在没有人在他的背上睡觉了也没有人唱那句啦啦啦啦了!。
  
   
      老夫子和墨子又坐在灵堂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想过吗?”老夫子说道。
  
    
  “想过但不是他。”之后一夜无话。
 
未完
 

轻轻风:

[cp]#凹凸世界##安艾# 【本宣】
《笨蛋也可以的恋爱指南》
原著:凹凸世界
cp:安迷修×艾比
开本:b5
页数:150p↑↓
价格:45rmb
特典:吧唧,挂件,明信片(所有彩插)
获得方式:吧唧(通贩前二十送),挂件(二十个随机附赠)
赠品:明信片每本随机两张(整套需要单独购买)
预售链接:http://t.cn/RjZoKjZ

主催:轻风
策划:米子@奶酪囚人 
校队:瑶子@-砂糖贩卖-  ,离依@来晃晃的小离依 
排版:@MO乔一 
封面封底画师:鱼子@中岛鱼子-w 
彩插画师:消防、爱知、阿关、阿弗、马鹿、蒸汽、蛋花、撸撸、蟋蟀、魁、金鱼、瓦迦、弗达洛尔
短漫画师:阿关、蟋蟀、蒸汽、豌豆、马鹿
写手:离依、米子、瑶子、理和、花糖、越倦
特典画师:吧唧→爱知、挂件→蟋蟀、明信片→所有画师
【画师和文手评论区艾特(:3▓▒】
通贩代理:@鲸鱼组 

最后福利时间~转发中抽一个送本子+所有特典(微博转发(:3▓▒)

18叫要八:

不觉得雷卡爆炸适合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了吗????

王者荣耀S9新英雄女娲即将上线

小怪兽:



王者荣耀S9赛季新英雄女蜗将上线了!新英雄估计大家都知道了,就是重制后的女娲。女娲在重制后仍被定位在团控型法师,并不是一位纯输出的英雄,她的作用在于支援队友,并且为队友创造更好的战斗环境。


被动技能:辉煌指引,可提高女娲的视野、普攻和技能施放范围,女娲每升一级,这视野、普攻和技能施放范围都会随着增长。当女娲施放魔法时,都会标记目标,让队友或者自己对这个被标记目标进行普攻或者施放技能时,都会在持续时间内增加队友的生命回复和移动速度,这个效果每0.5秒触发一次。


1技能:指令:放射,女娲会朝指定方向施放能量,对路径上的敌人造成法术伤害,当撞到敌人之后,所施放的能量会慢慢停下,并且往周围展开一个十字型阵列,对碰到的敌人造成法术伤害。


2技能:指令:创造,女娲朝指定地方施放矩阵空间,阻止敌人通过,当矩阵空间持续时间结束时会发生爆炸,对附近敌人造成法术伤害,女娲的法术强度会影响矩阵空间的存在时间。


3技能:指令:迁跃,女娲在短暂的吟唱之后将传送到指定的位置,并且对周围的所有敌人造成法术伤害,期间如果女娲受到伤害将会触发自动防御机制,对敌人造成减速效果并且生产护盾提高女娲移动速度2秒。


4技能:指令:毁灭,女娲在短暂延迟后朝指定方向施放能量,对路径上所有敌人造成伤害。从被动技能上就可以看出女娲是一个非常合适打团战的英雄。


物理伤害(AD)出装为:急速战靴+末世+闪电bi shou +破甲弓+逐日之弓+泣血之刃,特点是后期满级之后,具有相当恐怖的射程,可以无伤进攻防御塔。


法术伤害(AP)出装为:秘法长靴+痛苦面具+噬神之书+博学者之怒+虚无法杖+贤者之书,特点是擅长打远程消耗,拥有高伤害法伤和法术吸血。海外iTunes充值就上币拍网www.cnypai.com

偷影子的贡多拉:

【吐槽】嘿,我这暴脾气...又被某四处乱窜的KY党,恶心到了

圈子里 圈地自萌不懂么?

互相尊重,互不干涉不懂么?

我发个酒鱼安利帖子,要是不喜欢大可以直接关掉就好,至于找到这里来给我传教信白么?

这条评论您不觉得恶心么,刷什么存在感?

您觉得,您评论完了我和酒鱼党们就会认同您的结论了?

要是想引战直接挂着tag在首页开战吧,别这么拐弯抹角互相为难了

传送门:历史中的酒鱼

一个信白党费劲扒拉的跑到酒鱼安利帖子中,难得还读完了发表了长篇大论,于是您想表达的是什么呢?酒鱼是我在ky?您要是喜欢信白,大可以把历史上的信白码出来做个安利帖子,给你们信白安利就好,我也没这个心思跨CP怼你,不过您竟然找到这里了,我也不得不说几句,要是酒鱼历史都算是ky,请问李白那首行路难是在写韩信还是仅仅用了典故?他是想写韩信么?别逗了,就两句用了个典故还够你们兴奋了?要是历史中信白有酒鱼这么多糖那你们岂不是要上天?…没事多读读书,要是还在上大学,辅修学学中国古代文学顺便问问教授李白和庄周的文学传承关系,我相信有很多论文可以给你答案

我是吃酒鱼,对于其他白某,某白什么的CP肯定是不喜欢,因为知道你们也抱着同样的心情喜欢另一个CP,所以就算CP站的不同,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做到不评论不干涉,这是这个圈子里最起码的互相尊重,就像你在日常生活中,价值观不同的两个人,你没法说观点谁对谁错,角度不同、立场不同、思想不同、境遇不同、经历不同,如果你觉得不认同,远离就好,指手画脚还非要评论对方是错的这种行为,真的很恶心,望共勉。